...

《 女人的痣 73 》全本完结版

2019-03-15 06:32:58人妻838阅读

               (七十三) 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美?  很久以前我会说顾萱最美,尤其是她下巴上的那颗痣,最美;等我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表妹后,我会说郭颖最美;认识王子玥后,我会说,有一种美叫做若即若离,那种美就像是毒品,虽然知道这种美是有毒的,但吸食后却上瘾,让人欲罢不能  我不得不承认,王子玥的小手段玩得很妙,她有时候会很粘人的撒着娇,有时候会两三天的不理我,突然消失不见,直到我忍不住的打电话给她,她才「嘻嘻」一笑,取笑我,「你又想我了吗?那你来看我吧!」  当这句话说了几遍后,我再也忍不受不了了,我决定找个机会去一趟NJ。  2012年5月中旬,我从合肥出差回程,在南京下了车。  「你真的来了?」,电话里她笑着问道,「你这是给我惊喜还是突袭?」  「哦?怎么说?」  「你连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我,怎么说我也该收拾一下……」,我能听得出她惊喜中略带一丝抱怨。  「你还有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后我才到」,我解释道。  「你一点诚意也没有!」,她嗔道,「你怎么也该到了再给我惊喜,你说呢?」  女人都是如此不可理喻吗?我一边腹诽着,一边道:「我只是有点激动,想听你的声音了!」  再一次见到王子玥,是在飘着细雨的下午。她穿着一条藏蓝色的长裙,长裙几乎曳地。打着一把蓝色的小伞,亭亭玉立于法国梧桐树下,抿着唇微笑,腮上浮着两颗浅浅的酒窝。  雨丝斜斜的洒落在蓝色的长裙上,沾衣欲湿……  「需要我给你撑着伞吗?」,我抹了抹脸上的雨水,笑着问道。  「好啊!」,她把伞递给了我,人在伞下,于是她也靠近了我。  「不怕裙子湿了吗?」,我低头看着及地的裙摆,以及露在裙摆外的黑色皮鞋,鞋面上溅上了些水珠。  她缩了缩脚,于是露在裙摆外的雪白脚背便被蓝色的长裙遮住了,我有些不舍得把目光从她的裙摆转到她的脸上,脸上有一双浅浅的小酒窝。  「裙子湿了可以再洗,但如果没有裙子,我怕你会说我的腿弯……」,她虽然穿着高跟鞋,不过她本来就不高,所以她仰着头嘟着唇笑道。  「我并不介意……」,我笑道,然后立即转移话题,问道:「我们去哪?」  「这难道不是你该决定的事情吗?」,她嗔道。  「如果让我决定,我会说去那边的珠江一号……」。  「流氓!」,她白了我一眼,笑道:「我们走走吧」。 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听进去了我的话,因为我们正在往东走,那边正是珠江一号。只是穿过学校的一处小门后,她却指了指左手边,笑道:「那边有家茶馆,我请你喝茶。」  我却不知道这条小巷子里竟然还有一座茶馆,就像我并不知道学校附近有一家叫做「雕刻时光」的咖啡馆,似乎我在老校区这边虚度了一年的光阴。  推门而入时,正好有有一对情侣走出来。  我笑着问王子玥:「你经常来吗?」  「来过几次」,她歪着头看着我,然后笑道:「有时候一个人,有时候是跟舍友,你想错了……」。 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只是干笑了声。  这是一家小茶馆,似乎是夫妻店,妻子在收银台看着电视剧。正对门口就是茶座,五六张桌子,不过里面有包间,我们要了一个包间。在包间门口,我看到对面的包间门是开着的,男老板正在用湿布擦着竹席。  「他俩不会是……?」,关上门后我问王子玥.  「恩?」,她咬着唇轻嗯一声  她的脸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,她微皱着眉,抿着唇瞪着我嗔道:「我怎么知道?」  我知道她害羞了,为了避免尴尬,我问她喝什么?  「你来!」,她优雅的轻提裙角,偏着腿坐了下来。  「天有点凉,还是喝点暖茶吧」。我叫了一壶铁观音。  包间其实很小,我们相对而坐,我的膝挨着她的膝,我轻轻的碰了碰她,道:「最近忙吗?」  「不忙,否则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见你」,她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道。  「王子玥!」,我佯怒道,「你以前并不是这样的?怎么见面后就开始奚落我了?」  「因为你还没说服我呢!」,她挑挑眉道,「我等着你追求我呢!」  我抓住她的手,手有点凉,手指在我的掌中动了动。  「难道不能慢慢来吗?非得这么急吗?」,我的手用了用力,她的手指便无法再动了。  「你的手很暖和」,她眯着眼睛笑道,「有点烫……」。  「不要转移话题!」,我打断了她,「你总是让我追求你,可我却觉得我一直都在追求你啊!」  「我想听小提琴!」  「等下次!」  「那好吧,等下次……」,她的话被敲门声打断了,老板送来了茶壶和杯子。  「很香!」,她喝了一口道。  我没有喝,一直盯着她,她似乎被我看的有些发毛,垂目嗔道:「你干吗这么看着我?」  「我等着你说,等下次……?」,我手指用力的敲着桌子问道。  「我要含蓄一些……」,她抬头笑道。  「不!我不喜欢你含蓄,你说过,你并不是一个假正经的人!」,我扯过她的手,雪白的胳膊从宽松的袖中露了出来,胳膊上有一层淡淡的绒毛,温柔的贴伏在娇嫩的皮肤上。  「我怕」,她身体前倾,温热的气息轻轻的泼洒在我的脸上,「我怕把你吓跑了!」  「即使你想赶我走,我也不会走!」,我咬牙切齿的说道,「你是我的!」  「还不是……」,她摇头道。  「我知道!」,我摆手打断她,「等下次!」  「好」,她点头笑道。  我松开她的手,雪白的手腕被我捏的有些红,她轻轻的揉着,嗔道:「你很粗暴!」  「我说过,等你唱《女驸马》的时候,我肯定不会怜香惜玉的!」,我淫笑道。  「流氓!无耻!」,她面色羞红的啐道。  「你说,刚才那对情侣是不是在对面干了点啥事?」,我看着娇羞的她,问道。  「你说呢?」,她一手撑颌,眨着眼睛娇笑道。  「或许,我们也可以试试……」,我四下里打量了一下,门窗都是遮掩的。  「你不是说珠江一号吗?」,她笑得更开心了,左腮上的酒窝更深了。  「你玩我呢!」,我瞪了她一眼道。  「嘻嘻」,她直起身子拍了拍手,道:「你真聪明!看来你没有忘记哦!」  杯中的茶已经凉了,我眯着眼睛盯着她喝了一口,茶凉后就连香味儿似乎都散了,或许是被她身上散发的香气遮掩了,于是我忍不住的深深吸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样。  「你的样子很淫荡!」,她嗔道。  「是吗?」,我佯怒道,手却在桌下抓住了她的小腿,放到了我的膝盖上。  「你!」,她瞪着我嗔道,「你松手!」  「你不是说我淫荡吗?」,我说着又把她的鞋脱掉,她没有穿袜子,脚丫在我的掌中轻轻的挣扎。  「你不是答应过我吗?等下次!」,她停止了挣扎,咬着唇道。  「可我等不及了!」,我抚摸着小腿,小腿上似乎没有毛发,手感很光滑。  「你说话不算数!」,她撅着嘴嗔道,可惜我没有听出她声音里有一丝的责怪,反而更像是一种撒娇,甚至是诱惑。  「不要!」,她的腿一下子绷紧了,脚背几乎绷直,脚丫抵在我的腰上。  「我很紧张!」,她紧紧咬着唇,眼睛里泛着水光。  「那你放松嘛!」,我笑道,手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大腿,「你说过你不是一个假正经的人,那你为什么不到我这边坐?」。  「我要含蓄,要矜持!」  「可我不喜欢!你是我的!」,我拉住她的小腿,她被我拽的只能绕着桌子挪到我旁边。  她按住了我凑近的嘴唇,腻声问道:「你想清楚了吗?你是要开赌了?」  我没有回答她,张嘴含住了她的手指,轻轻的咬了一口。她吃痛的皱了皱眉,嗔道:「属狗的!」  「我如果是狗,你就是一条小母狗!」,我挑起她的下巴笑道。  「哦?」,她眨了眨眼睛,「那你这条大狼狗想咬我吗?」  「不,我要吃了你!」,说罢便含住了她的红唇,轻轻的吮吸着。片刻后,她便激烈的回应我,主动的张开小嘴,粉滑的舌头缠上了我的舌头。  包间里安静极了,我似乎能听到她心脏的急跳声,短促的呼吸声,以及喉咙深处发出的呢喃。  「你湿了!」,我吻着她的耳垂笑道。  「都怪你!」,她娇喘着嗔道,「不要伸进去!你的手脏!」  「那就隔着内裤!」  「啊!」,她压抑的呻吟一声,咬着唇道:「你怎么这么坏!哦……,我很舒服……」  不知道茶馆的老板有没有听到她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,虽然她一直咬着嘴唇把脸埋在我的怀里。当她两条大腿紧紧夹住我的手指,浑身颤抖着软在我怀里时,内裤早就被爱液浸透了。  「你让我怎么回去?!」,她满面红晕的娇嗔道,「凉飕飕的很难受!」  「那就不穿了呗!」,说着我便把内裤脱了下来,这才发现,是一条浅黄色的三角内裤。  「走吧!」,我把内裤塞进裤兜,伸手拉起她。  「你还给我!」,她咬着唇羞恼道。  「不!」,我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,道:「我留着,下次给你穿上……」  「你这个变态!」,她恨恨的骂道。  她一直低着头,直到出了门才用力的掐了我一下,捧着红扑扑的脸颊嗔道:「好丢人!他们是不是知道了?」  我撑开伞,把她拉到伞下,笑道:「怎么可能,你的声音很小!」  「你还说,你还说!」,她跺着脚捶着我,「都怪你!你就是个流氓!」  我抓住她的手腕,俯视着她道:「我想听你唱……」。  她脸变得很快,前一刻还是薄怒轻嗔,下一刻便扑哧一笑,道:「不!」  我笑了笑,也不勉强。  「你好讨厌!」,走了没几步她便停了下来,撅着嘴嗔道:「我总感觉漏风……」  「哈哈……」,我得意的笑着,「要不找个地方让你换上?」  「不要!等下次!嘻嘻」,她摇头轻笑道,双手却把裙子捂在了大腿上。  「……」  「别苦着脸了」,她踮起脚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,「这样行了吧!」  「惠而不实!」,我白了她一眼。  「吻我……」,她昂起头闭着眼睛柔声道。  伞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地上,被风吹的在地上转着圈,然后滚到了路边。  细雨如丝,落到滚烫的脸上很是舒服。我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光,谈了一场学生时代的恋爱,在斜风细雨中吻着美丽的女孩儿,虽然曾经的那个女孩儿远隔重洋,只是,我又情不自禁的摸了摸王子玥的下巴,那里并没有一颗痣。  「我有点冷!」,她缩了缩肩膀颤声道。  「我想听你唱……」,我捧着她的脸道。  「你很坏!很会挑时机……」,她娇喘着嗔道,「我有感觉了,也想要……」。  「那还等什么!」,我笑道。  「可我得矜持一些!」,她咬着唇摇头道,「所以等下次……」  「这是一个荒诞的理由!」,我佯怒道,「不过,我答应你!」。  说着,便把她横抱起来。「伞!」,她在我的怀里嚷道。  「不要了!」,我低头道。「那是我的伞!」,她抱着我的脖子撒娇,「我很喜欢的一把伞……」  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好抱着她走过去,弯下腰,她伸手捡起了伞,撑在头顶,道:「我给你撑伞……」  「你要带我去哪?我可不去酒店!」,她仰着头看着我问道。  「送你回去,你总得洗个澡换身衣服,然后才能去吃饭……」。  「那你往东走干吗?我的宿舍在身后!」,她在我的怀里轻轻的挣扎着嗔道。  「看来我真的骗不了你!」,我苦笑道。  「你这个流氓!」,她娇嗔道,「男人的脑子里都是想这些东西吗?」  「不!」,我摇头道,「只有对你这样美丽的女子才会如此想要!」  「甜言蜜语……」,她咬着唇柔声道,「会让我忍不住答应你的……」。  「不!」,我继续摇头,「我不需要你的勉强,我要你主动的投怀送抱!」  「呸!」,她羞恼的啐道,「你这个流氓!无赖!那你就等着我投怀送抱吧!」  我只是笑笑,她撅着嘴嗔道:「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?」  「不是」,我又摇头道,「所以我才觉得有挑战,这样才不会觉得无趣……」。  「哦?」,她眨着美丽的眼睛,「你把我当成了猎物?」  「或许吧」,我停下了脚步,低头打量着她,高潮的余韵似乎还留在她的脸上,红扑扑的惹人怜爱,「不过你要离开赌桌吗?要知道你已经下注了……」 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,道:「我本以为我是猎人,谁知道在你眼中我也成了猎物……」  「这有什么不对吗?我们都想掌握主动,你想要双赢,而我只想自己赢……」,我盯着她的眼睛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:「你~ 还~ 要~ 赌~ 吗?!」  她沉默了良久,最后却展颜一笑,道:「为什么不赌?赌了有一半的机会你成为我的猎物,不赌的话却一点机会都没有!」  「你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?你都不了解你的对手……」,我苦笑道。  「难道她就了解我吗?你会跟她谈论我吗?不,你不会,你只会把我隐藏的更深……」,她似乎胜券在握,昂着下巴骄傲的说道。  「你又一次看透了我!」  「不!」,她轻轻的摇头,「不是我看透了你,说实话,到现在我仍不了解你……只是因为你想要得到我!」  「我很生气!」,她咬着唇道,美丽的眼睛里蕴满了水滴,「明知道你爱着别人,却仍允许你来追求我,所以我很生气,生自己的气……」  「你就是个流氓!无耻的家伙!」,她用力的掐着我的胳膊嗔道,「那个女孩儿就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?」  「那你还继续吗?」,我再一次问道。  「当然,我要你成为我的俘虏,然后再狠心的把你抛弃!咯咯……」,她仰着头放肆的笑着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  「你这个变态!」,我怒道,「你心理有问题!」  「我说过,我今天很生气!」,她盯着我的眼睛道,眼眶里一片湿润。  「为什么突然生气?之前还是好好的……」。  「因为你的胆小,让我又改主意了,我不想让你那么容易得手了!」,她留着眼泪笑得很诡异,让我不寒而栗。  「刚才你要是直接把我抱到酒店,我也就认命了,可惜你……,所以我们的赌局难度提高了。」  操!我骂了一句,「我那不是胆小!我是……」  「哈哈……」,她开心的大笑,道:「是啊,你是觉得那样没有挑战性,所以我成全你啊!」  「你这个狡猾的女人!」,我大怒道,把她放下来,捧着她的脸恶狠狠道:「那我们走着瞧!」  「好!」,她点头道。  「我想要你吻我!」,她的脸变得很快,仰头闭着眼睛撒娇道。  「你的脸很烫!」,我吻着她的眼睛道,「比我的手都烫!」  「不要说话!只需要吻我!我想听你的心跳声……」,她按住了我的唇娇嗔道,「亲我!」  在她的楼下,我问她,今晚真的不和我一起吃饭了?  她轻轻的摇头,道:「我怕自己忍不住跟你回去……」。  「假正经!」,我白了她一眼道。  「我说过,我要含蓄一点!」,她撒娇道,「我亲你一下,就当告别了!」,说着便踮起脚凑到我唇上,轻轻的点了一下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她的唇已经离开,只余下一丝几不可查的温热。  我目送着她进了公寓楼,就如我曾经无数次目送着顾萱离开一样,直到她消失不见。  我抹了抹刚才被她吻过的嘴唇,自言自语道:「我会被她俘虏吗?」
...
黑色黑金透明彩色绿色蓝色橙色粉色

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© 2019 5577t.com Theme by